主页 > H鲜生活 >安全牌不一定就是明智之举;找到热情,更专注! >

安全牌不一定就是明智之举;找到热情,更专注!

2020-07-03来源:H鲜生活
点赞:871

安全牌不一定就是明智之举;找到热情,更专注!

我不是传统观念里的典型男孩:我喜欢写作、戏剧、艺术。在十三岁以前一切都很好,但是十三岁那一年,我被送往密尔希尔中学(Mill Hill)。那所学校特别重视运动,尤其是橄榄球。突然间,我无法适应。我的学业成绩既不出色,又不特别擅长运动,当然也没有打橄榄球的天分(儘管我很喜欢看)。我对这种改变的反应方式是,变得有点调皮捣蛋,企图打破现状。

从一般观念来看,我应该是因为父母在我十岁时离婚,所以一直在寻求安全感。父母离婚后,我跟着母亲,也多亏了她和外祖父母,我在学校令人头痛的地方,才不会和一些类似遭遇的孩子一样,表现在顽劣的行为上,我只是在思想上比较搞怪,常常问:为什幺这是惯例?为什幺做事情要一成不变?

我在密尔希尔中学第一年就发现,这里基本上是高年级当家。假如有人带新奇的甜食或点心来学校,无论那是什幺,第一个尝鲜的一定是他们。年方十三的我,大剌剌地走进校长室,质问他「为什幺这种行径如此理所当然?」校长回答:「有一天你也会熬出头,等升上高年级,你也会这幺做。」

我说:「这太可笑了。我觉得这不道德,我不想这幺做。」我不打算接受现状。同样的,在写作文时,我常常不照老师规定的题目写,因为我不要别人告诉我该思考什幺。我身上有一种想要反抗体制的因子;当然这在那种年纪并不稀奇;可是在我通过高级中学考试后,心中的忿恨不平,已经高涨到极为强烈的程度。我十八岁毕业时,丝毫不想再与教育有任何瓜葛,对照我日后的事业发展,可谓十分讽刺。

当时我一心一意只想当演员,可是我鄙视既定的成规,所以没有去修任何大学课程,我决意不靠任何训练,在演艺路上闯出一番事业。周遭的每个人都认定我疯了,只有母亲例外。她告诉我,应该聆听自己的内心,追随梦想。我想她势必鼓足了勇气,才能沉住气看着我犯下所有的错误,走过一事无成的路途;我也相信在某些时刻,她对于我即将沦落到的下场心惊胆颤。当时我所做过的某些决定确实很糟,但这些无疑是宝贵无比的学习经验。

经过两年在表演工作上的尝试和失败,我觉悟到自己在学校里虽是称职的演员,但是能力还不足以把这当成长久事业,于是我终于决定去读大学。我在德比高等教育学院找到想读的课程,那是密尔希尔那种贵族学校出身的人,最不可能去念的大学。该校是最早授予综合式学位的大学之一,学系全名为「出版、视觉沟通及表演之写作」,我非常喜欢。

然后,一切改变了。因为我在德比念大一时认识了一个年轻的女孩,她叫琳(Lynne),正在修最后一年的师资培训课。毕业后她在当地找到教职,因此我们仍然持续见面。快要升大二时,有一天她问我:「理查,你没课的时候,可不可以过来教教我的学生戏剧?他们会很喜欢,可是我讨厌戏剧。」我当然愿意。

这听起来很疯狂,却是事实:我同时爱上了琳和教学,最后娶了她,还与教育结下不解之缘。我的目标排序改变了。我突然发现自己应该归属的世界,那里面全是我擅长的,像是表演和沟通。在那改变的时刻,我决定以教育为志业时,对教育满怀着热情。我知道我有哪些选择,也变得更为专注。

如今我明白,当年的我对改变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,对于改变提供的潜在机会也很感兴趣。很多比我年长,而且显然比我有智慧的人,认为人生的明智之举就是寻求安全牌,而且一旦握有这张牌,就要守好,就像在玩扑克牌二十一点。可是我内心永远有另一个声音会说:「我喜欢冒险,认识新朋友,见识新事物,探访新地方。选我吧!」到现在依然如此。

从事教育工作超过20年,曾任英国德比郡格兰吉小学校长,他带领这一所原本士气低落的小学,改变为全世界最有创意、最享盛名的教育场所之一,引起教育界瞩目。他因此荣获2005年英国国家教学奖(National Teaching Awards)年度风云校长提名,并为英国政府提供教育政策谘询。目前理查是英国最受欢迎的演讲人之一,客户群遍及国际,包括Google、微软和苏格兰皇家银行(RBS)。

相关阅读
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