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H鲜生活 >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:我们能不能跨越友情的界限? >

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:我们能不能跨越友情的界限?

2020-06-22来源:H鲜生活
点赞:210

究竟,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确定彼此的关係究竟进展到什幺地步?如何确定自己对他,究竟是浅浅的喜欢还是深深的爱?

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:我们能不能跨越友情的界限?

记忆里的猫空几乎不曾放晴。阴雨绵绵略带着缱绻的灰色迷濛,一直是我对指南山麓的冬日印象。

「我的鞋底都是水耶。你看你那把伞,果然是一把自私的的雨伞。」我脚下那双号称全部都是星星的鞋子,看样子已经变成全部都是黏腻的水和雨渍。

「我的也是啊!而且我这件修身韩板衬衫也都湿透了。噢,姑娘,您瞧瞧这透明的程度,完全可以饱览我青春的肉体与结实的胸肌。这次先算你免费,下次就要收钱啦!」他用一如以往的打闹语气说着,这张油嘴不知道欺骗了多少良家妇女。

「拜託,我才没兴趣看好不好。何况你那根本是青春的肉粽吧!」一边拌嘴,我们一边走向山边的猫空闲。

猫空闲的阳伞可能真的只能遮太阳,就像政大的风雨走廊遮不了风也挡不住雨一样。他细心地用手呵护手中那杯橙香摩卡,而我则在不经意之间获得了一杯榛果拿铁加雨滴。

这样看似爱情小说式的开头,却缺乏一个动人的结尾。
而我终究不知道,自己该对这样的结尾,负起多少责任。

一开始,我以为在结束前一段感情之后,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开启一段新的感情。当初是如此竭尽心力地爱一个人,好像要把下辈子灵魂的份一起挖出来去爱的那种,于是身体变得像空壳子一样。或者至少,油腔滑调的他不可能是我喜欢的那一种类型。(同场加映:别再寻找灵魂伴侣!珍惜现在的 Mr.right now)

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:我们能不能跨越友情的界限?

可是随着认识的时间越长,如此坚强的决心似乎也产生了一些不确定。他的孩子气,他偶尔的体贴温情,有时候也让人感到挺窝心。我们一直习惯不太花时间说话。静静的是我们的相处模式。

回程的缆车上,水晶车厢穿过外围的黑暗,我们像是沿着绳索在地底航行一般。经过站与站之间的平台时,他突然停止玩弄手中的 HTC,抬起头来打破沉默。

「喂,小 P 他们都在那边起鬨说我们很暧昧,你觉得呢?」他说。
「那是开玩笑的吧。」我说。一边说着这句话的时候,却感觉这话语本身并不是我说出来的。只是在某种机缘与巧合下,透过我的嘴顺势地流泻出来似的。
「是阿,怎幺可能。我们是好朋友啊!」不知道为什幺,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胸口的某一处不明的地方像是被柠檬汁滴到一般酸了一下。

直到很后来,傻傻的我才知道原来他问的那句话还有别的意思。而且,那时的我也有别的意思,但这样的领悟,似乎已经太迟。

我们只是普通朋友?

憨人都知道生命的价值不在于它的长度,而在于它的宽度。我们也知道一段感情的意义,不在于它的广度,而在于它的深度(Flora & Segrin, 2000, 2003)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这感情的庭院究竟要深深深至几许,才能累积跨出下一步的勇气。

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:我们能不能跨越友情的界限?

毕竟,并不是所有的沙漠都能寻获解渴的绿洲。并不是每次的无心插柳,都能天雷勾动地火,成为爱情的源头。有时候,对方只会一杯柳橙汁或多多绿,来表达她感激不尽又能力有限的谢意。

表白所冒的最大风险,并不是说破后惨遭拒绝;而是担心会因此丧失了原先亲密的感觉,彼此变得尴尬、难堪、充满忌讳。因此我们尝试用一些隐晦的方式去探索那若隐若现的朋友界限,有时候反而模糊了自己的感觉,也丧失了某些机会。

究竟,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确定彼此的关係究竟进展到什幺地步?
如何确定自己对他,究竟是浅浅的喜欢还是深深的爱?
又该如何知道,对方是否跟自己怀有同样的感觉与期待?
而我是否该相信,他口中所谓的「普通朋友」?

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,我想首先必须解决的仍然是那个古老的问题:

「男女之间真的有纯友谊吗?」(Bleske & Buss, 2000)

虽然过去的写的一些文章常常充满不确定性;社会心理学的研究也总是不小心(?)把简单的问题变得更为複杂;种种爱情的论述更是喜欢在各种模糊上添加高斯模糊;但是这个问题的答案,基本上是肯定的。

大量发展心理学的研究明确地显示,我们打从小屁孩及青少年时代,就天杀地在结交异性朋友(Booth & Hess, 1974; Cheung & McBride-Chang, 2011; Cohen, Dheurle, & Widmarkpetersson, 1980; Connolly, Craig, Goldberg, & Pepler, 1999; Reeder, 2003; Salanga, 2008)。

或者说,没有异性朋友的人,反而可能会感觉到一些心理上的压力,甚或产生认同上的危机(Connolly, et al., 1999)。

毕竟,我们总是需要和别人比较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,透过认识与结交异性朋友,我们逐渐地学会用不同的角度检视自己(Morry, Reich, & Kito, 2010),学会男女的思考是多幺的不同,并试着在这些不同之中,找到两性都能够接受的平衡点。

所以异性之间是存在友谊的。完毕。

发现了吗?我这里巧夺天工(?)地偷走了一个字。

是的,问题的关键在于「纯」这个字。就像所有写着「纯」的按摩店都给人另一种遐想一样,异性间的「纯」友谊也常常难以取信于大家。

「我以前其实也相信男女之间真的有纯友谊的,真的。可是在几次经验下来,我发现许多男生接近我其实都是有企图的,或者说,他们不是『只』想当朋友。久了以后,我变得比较小心谨慎⋯⋯唉,我这样说并不是公主病什幺的,只是不想让人误会之后,搞得我好像坏人一样⋯⋯或者,我猜会不会和外貌或吸引力有关?

某次我和一位朋友看完之后她语重心长地跟我分享,并且在之后立刻补了一句:「我男朋友在日本。」

强者我朋友在表述她看法的时侯,还不忘隐晦地(?)在自己脸上贴金一下,着实让在下感到惊艳讚叹,佩服佩服。

有鉴于她的样本可能只有十多人,身为一个实事求是,追根究柢,打破砂锅,穿过山洞(?)的研究者,我当然不可能满足于她的猜测,于是认真地去查了资料。

遗憾地是,这个问题果然不是把脚毛贴上来就能了解的[1]。

首先,如同先前所说,那些年我们对异性的认识与交往(Connolly, et al., 1999; Morry, et al., 2010; Salanga, 2008),不论是普通朋友或男女朋友,不论是打扫时的打闹、课桌椅间的粉笔线、男孩衬衫上的原子笔墨迹、女孩背上被顽皮弹伤的瘀青,着实都稳固了我们的自我概念(Self  Concept)。

再者, 虽然大部分的女生都有至少一位的异性亲密朋友,但「几乎所有」的男生都有异性朋友。根据Rose (1985)的研究,73%的女生、100%男生认为自己有「至少一位」异性密友。

最后,几乎所有的研究都显示,异性「纯友谊」(Platonic Cross Sex Friendship,PCSFs)的确对两性来说是一种挑战,而这种挑战对于男生来说将更为艰难--尤其是在性吸引力上(Halatsis & Christakis, 2009; Parker & Devries, 1993)。

事实上,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把友情当阶梯(Gateway),真正的目地是在一起(Lenton & Webber, 2006)。对与女生来说,异性朋友最重要的功能是陪伴一起吃饭或受到保护。对男性来说,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谈心,与「认识她的同性朋友」(Bleske & Buss, 2000)。

看到这里你可能会窃自下一个结论:「看来男人果然都是色胚。」

虽然我实在无法为男性的精虫充脑(?)反驳,毕竟演化论总是强大地几乎可以解释所有的事情,却常常无法提出改变的建议。

不过有一点需要澄清的是:不论是同性的朋友或异性的朋友都提供给我们信赖、忠诚与支持,只是有些人比较偏好和异性当朋友,有些人比较习惯和同性当朋友。

或许你曾纳闷,为什幺有些人总喜欢交异性(而不是同性)朋友?

因为他们从这些异性朋友中得到更多的亲密,信任,与被照顾的感觉(Baumgarte & Nelson, 2009)--而这些东西,是他们在同性朋友身上所得不到的。

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:我们能不能跨越友情的界限?

的确,有时候好朋友能给我们的,甚至比另一半还要多。

犹记得2009年的亲密